国民党的新英雄们正在蓄势待起!

首页

2018-12-10

韩国瑜。 (图/取自韩国瑜脸书)韩流兴起带动国民党大胜,也启动了国民党乃至于整个政坛的世代交替。 论年纪,韩国瑜并不年轻,但他在整个选战中所展现的新思维,已经引发一场政治革命。

从过去几次经验来看,在地方选举大胜的政党,都会在接下来的台湾地区领导人选举中获胜,因此社会高度关注,在接下来的2020“大选”中,胜选机率甚高的国民党可能出线的人选。

吴敦义自去年8月就任党主席,1年多来运筹帷幄,筹钱筹粮,没有功劳也有苦劳。

但1124选举结果并非对国民党的肯定,而是对民进党的不信任,吴敦义最大的功劳在于慧眼提名韩国瑜,若吴敦义认为有此苦劳与功劳,就该天命归一,代表国民党参选2020年,那就太不了解民情民意了。 以“母猪说”的争议来看,虽然最后选民很理智地“怪吴敦义而不怪韩国瑜”,以致于韩国瑜和国民党没有因吴敦义的失言而“赢赢赌,输输去”。

吴敦义解释那是在非公开场合说的,但这是20年前的观念,现在人手一机,还有分“公开”、“不公开”吗?吴敦义看到台下听众拿手机对自己时,一点警觉都没有吗?一时失言,道歉之后不是大事,但吴敦义与时代脱节的心态,则解释了为什么吴敦义一直得不到群众支持。

民意其实已离吴敦义很远了,若吴敦义不放弃角逐,那就更要开大门走大路,建立公平的初选制度,大家比画真功夫;若吴敦义因为手握党机器,而想要复制一次“杨文科提名模式”,就未免把台湾人民看得太低了,必然被民意教训。

至于另外两颗经常被点名的太阳:马英九和朱立伦,历史已给了马英九一次机会,当过8年领导人,他应该学会放下,把机会留给年轻一代。

朱立伦虽然还算年轻,但作风保守,不见深辟论述,对两岸的敏感问题总是回避,人们无法了解他的中心思想。 朱立伦是盛世守成之才,而非乱世治政之雄,他缺乏韩国瑜那种可以激发人民跟随的豪情热血,而且2016年曾经失败过一次,他若想再逐大位,最大的敌人是他自己,得先把旧我打破,再铸新我,让民众了解他的核心理念与治国方向,才有可期。 马、朱、吴其实都是过去式的政治人物,国民党这次大选,除了韩国瑜外,表现最亮眼的是几个中生代。

譬如国民党团总召江启臣,这次选战表现让人惊艳,他除了有亮眼的学经历外,在“立法院”也有高度的战力,更重要的是他初选以些微差距落败给卢秀燕后,全力辅选卢秀燕,奠定了台中的胜利基础。 恢宏的气度让江启臣未来的想象空间无限,已然入列国民党未来的接班梯队。 而林为洲有过去民进党的经历,反而让他在相对绅士的国民党内独树一格,能“以民进党之道,还治民进党之身”。 这次新竹县长的提名,林为洲明明民调最高,却硬生生被拉下来,全党心知肚明,欠他一个公道。 但林为洲却能忍一时之不平,求大局之成全,诚属不易。 再来是罗智强、许淑华等,前者以非典型定位与风格从政治低潮中重新站起,选战中不断引领议题,吹响党内“据理力争”号角,有胆识、有论述,已是国民党最大的“自媒体”。 零广告牌的清新选举、把选举资源外援韩国瑜、卢秀燕,成功团结了国民党的士气,最后拿到全台北市议员最高票。

后者为韩国瑜主持几场造势大会,表现亮眼,颇有当年陈菊为民进党主持选举造势活动的能量。 国民党在县市议会选举也诞生了一群整齐的新生代,不分县市都有年轻新血当选议员,保证了新血轮的替换。 韩国瑜与丁守中的选战成果对比已经说明,中青世代拥有的是创意、热情与执行力,愿意用各种方式与民众沟通,不断修正选战策略,而不仅是公布漂亮却无人阅读的政见白皮书,或被动地发几篇新闻稿了事。 沟通是“网络世代”政治人物必须有的能力,而不是经验,更不需要沉潜,不需要蛰伏。 舞台是留给表演最好的人,已经没有人在乎谁在台上站了多久。 除了韩国瑜之外,国民党的新英雄们正在蓄势待起。

这是国民党之幸,也是台湾的福气。 愿国民党的大老们,别扼杀了国民党的新希望!来源:中国时报责任编辑:黄杨。